北京警方明年1月推广远程会见 破解刑事案件“会见难”

浏览量:16 次

新京报讯(记者王巍)北京的冬日天刚蒙蒙亮,等待会见刑事案件嫌疑人的律师便在看守所外排起长队——这样的情形屡次见诸于媒体报端,刑事案件会见难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这个困扰律师和当事人的难题有望在2019年初得到解决,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了解到,北京公安已经对快速远程会见建立试点,计划将于2019年1月1日起逐步推开。

12月11日10时,北京的两名律师已经分别在海淀分局曙光派出所和西城分局牛街派出所办案区远程视频会见室里,利用远程视频会见系统与看守所监区内的在押犯罪嫌疑人进行实时对话会见。


律师远程会见。    受访者供



北京警方试行快速远程会见破解难题

“你好,我是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嘉毅,受您母亲委托,为您提供法律帮助……”12月10日,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韩嘉毅成为第一位利用远程视频会见系统,与看守所监区内的在押犯罪嫌疑人进行实时对话会见的辩护律师。

坐在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曙光派出所的办案区远程视频会见室里,韩嘉毅与嫌疑人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会见,而在以往,要从市内到位于海淀区苏家坨的看守所,往返路程时间就要2个多小时,中间还不包括排队等候的时间。

“在会见室内通过一台高清扫描仪,我将委托书传送给看守所,当事人可以在委托书上签字确认委托,同时,我也可以选择通过快递的方式收取委托书。”韩嘉毅表示,“会见体验非常好,科技进步一定会影响和改变生活,司法实践同样顺应时代的进步,迎接新的变革。北京警方无疑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与时俱进的改革精神,为他们点赞。”

北京警方表示,这是首次试点尝试在基层办案单位与看守所之间为律师与在押人员搭建快速会见平台,为畅通会见开辟新途径。

本次试点中,辩护律师通过电话预约远程视频会见。预约成功后,辩护律师在工作日按照自己预约的时间来到派出所,经过办案民警核实证件、安全检查,本人签署会见告知书后,即可进入办案区视频会见室与远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双向视频语音对讲和高清画面的远程视频对话。会见过程中,派出所将关闭录音、监听设备,并不派员在场。这种律师在就近派出所进行视频会见的方式,能够彻底打破地域限制,有效节约时间,必将大幅提升律师工作效率,切实保障在押人员权益。

北京市公安局法制总队一支队副支队长吴畏介绍了本机制特点:律师远程会见依托派出所办案区内的视频对话系统实现了远程高清像和保真语音的实时传输,同时,特别设置了律师和接待民警模式,自动关闭监听,并形成会见记录。接下来将结合此次试点情况不断完善机制,逐渐加入手机APP预约的方式,于2019年1月1日逐步在全市具备远程视频系统推广完善。


律师远程会见。    受访者供


律师呼吁“激活通信权”改变会见难

今年8月8日,北京一场大暴雨后,一位律师高举公文包,蹚着齐腰深水去看守所会见的照片被法制网和各地律协等诸多微信公号转发,律师会见难的话题再次受到社会关注。


律师蹚着齐腰深水去看守所会见。    资料


韩嘉毅认为,律师会见难的关键在于,律师会见的通信权无法有效发挥作用。针对此事,他呼吁社会各界再度关注刑诉法明确规定的律师的“通信权”,同时激活这项权利破解律师会见难。韩嘉毅关于通信权的提议得到了北京警方的响应。

1997年和2012年《刑事诉讼法》均明确规定律师应该有通信权。但在实践中,这项权利却“被遗忘”。2016年底至2017年夏,韩嘉毅专门就律师通信权落实情况向全国各省市律师发放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律师通信权普遍未被落实,在有的地方不仅邮件、电话、邮件、语音、视频被禁止,写信写明信片都无法接收和送达。


律师看守所外占座排队等待会见。    资料



“随着科技进步,视频会见、电话通话等,都将成为技术进步引发司法方式、司法运行进步的必然。”韩嘉毅表示,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中的检、法两家运用视频作证、视频提讯等方式已经被试点运行。但是,到律师会见这个领域却无人提及。从本质上看,律师之所以能够和当事人会见和通信,根本原因在于律师因为有辩护权,所以可以和当事人见面、协商。这也是确保刑事案件中诉讼双方权利平等的一个前提。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北京警方明年1月推广远程会见 破解刑事案件“会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