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情枫哨——翻开童年

浏览量:30 次

“呜卟——呜卟——”,那安居林间的枫树,我儿时的乐哨。——题记

在乡下,枫树极常见的。或参天耸立,见证一代代人的出生,成长,老去;或细枝瘦腰,亭亭玉立,在风中摇曳生姿。

枫树外婆家的地标。当别人一问起我家在哪,回答一句“枫树脚下”,对方一下子就懂得了,连连点头还直呼出外婆与舅舅的名字叫捎带问好。幼时常常因这原因高兴得连蹦带跳跑回去,好像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外婆的老房子就在枫树脚下。整个村能跟枫树一较高下的也就村头那两棵荫翳蔽日的杉树,可谓茂盛如蓬。然枫树婆娑的姿态,让其在我心中更胜一筹。

枫树遒劲挺拔,枝繁叶茂,树枝上缠绕着藤蔓,覆盖着青苔,尽显岁月的痕迹。我总爱在枫树下驻足。抬头,阳光透过缝隙撒下点点光斑,树影照射到自己脸庞上。低头,又树影斑驳投射在地上。咦,风儿难道一位武林高手吗?不然怎么她轻轻一掠过,叶子就被点了笑穴,“沙沙”地笑个不停呢!

对于枫树更多的赞美,而小枫树才我们童年的宠儿。它可做枫哨的主角。

枫树的不远处长着一株又细又矮的小枫树。你别看它细胳膊细腿的,意志可坚强了。“任尔东西南北风”,它依然笑傲风中,为我们的枫哨贡献出自己的树枝。

午后骄阳似火,蝉被热得一直聒噪,然阻挡不住我们爱玩的心。我时刻注意着表哥、表姐的动向,当看到他们拿着小刀,不用他们喊我就跑出门了。因为我知道这要去制作我心心念念的枫哨。来到小枫树下,只见表哥拉拉这枝,瞅瞅那枝,认真对比下就折下满意的一根。做枫哨的枫树枝需直径0.5厘米左右小,同时枝的表皮应没破损,没有明显的节。接下来就取枫哨的长度了。先把树枝折下来的那一端用小刀削平整,选择2——3厘米的长度用小刀沿着树枝表皮切一圈,只要切到可以看到树干就行。接着准备把表皮和树干分离,这时要用小刀的手柄一直敲打这一小段,边敲边转动。敲一会儿后就用手转转这一截,看看能不能让表皮脱离下来。没反应说明敲的还不够,需继续。脱离的这一步最关键,一不小心就会把表皮弄坏,所以要耐心且细心。对于表哥表姐来说,这一技术活可谓熟能生巧了,基本上可以让其完美分开。最后一步骤也较简单,就把取下来的中空表皮一端靠近末尾处稍稍对捏,两面分别用小刀轻轻的刮,露出里面的嫩绿色即可。一个小巧玲珑的枫哨就功告成了。放进嘴巴轻轻地吹响它,“呜卟——呜卟——”的声音传了出来••••••穿过燥热的风,回响在这暖暖的午后。

一年复一年,时间推着我成长,童年的记忆也被忙碌所渐渐覆盖。前些日子与朋友爬山时再见到久违的枫树,记忆的匣门一下子被叩开,耳畔仿佛又听到那枫哨声。

“呜卟——呜卟——”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枫情枫哨——翻开童年